鄂耆老訪談

0

現年81歲,獨自居住於內底寮的鄂耆老

在些許村民口中得知耆老還擁有狩獵記憶,於是拜訪了耆老。

從耆老口中得知,其父親來自心仔寮,入贅來到木柵聚落力姓家族。其父親為家中獨子,早期長輩認為將其名子取的差便能活得較長久,因此其父親的名子便以動物名取之。然而耆老卻已無記憶為何其父親入贅至此。

:「爺爺聽說你以前有在打獵?」一句問候便從爺爺口中得知他與力姓耆老皆曾一同外出狩獵,這時期狩獵已有槍枝可購買,並且須登記姓名。爺爺的狩獵地點從西邊、後窟仔到美濃,這時期狩獵多數為野兔、竹仔雞,也打過猴子山羌,木柵山裡的山豬已非常稀少,需行走烏石崎翻過山嶺到美濃水庫附近,那時還有許多商人在販售山豬標本一隻兩千元。這時期的狩獵也已經較少帶黑狗出門,狩獵文化也已非常稀少,多數已開墾山坡地為主。

那時的生活非常困苦,主食為番薯多製成番薯籤食用,但因為家中孩童人數太多,家中雖有種植但仍然不足,爸媽皆須輪流徒步到新化購買番薯籤回家,生活較好的家庭一鍋的番薯籤配加入一斤的米,生活差的家庭甚至時常食用到壞掉的番薯籤。在訪談中多數的耆老皆對食用番薯籤的生活感到害怕。

在居住的部分也談到從竹屋、土塊厝至今,鄂耆老對於土塊厝的印象皆非常深刻,竹屋在兒時居住,後期則已改建為土塊厝。從翻土、水淹、牽牛踩土、印土塊、蓋茅草屋頂…等步驟皆非常清楚明白如何搭建。現今居住的房子就是早期由耆老親手搭建而成,早期的茅草屋也已改成紅瓦,至今因少了維護土塊厝以不堪風吹雨打有一半已倒塌,現耆老則居住在另一半未倒塌的土塊厝中。

從聊天中可得之耆老可能因獨自居住許久,反應的速度已慢了許多,許多的應答需耐心的等待,身體的關係也無法長時間與我們聊天,許多狩獵記憶仍需再次訪談藉由其他方式帶領其重新思考及回想,必須調整為多次短時間的訪談。

20170728耆老訪談

 

 

Share.

Leave A Reply

11 − four =

*